北极-在北极葛优瘫

我吹爆明世隐和奕星啊,努力产粮_(:з」∠)_只是,emmmmmm……没脑洞了……有要看小段子的吗?……赖皮悔棋攻X有点腹黑守规则受……文笔不好,怪我喽。有要看的吗?我估计站着对的盆友要饿死( •̥́ ˍ •̀ू )
    
    “你悔多少步棋,你就多少天别上我的床(^_^) ”
    “阿奕,(´-ι_-`)我错了,我跪棋盘(带棋子),阿奕,我再也不悔棋了,阿奕,别生气了。”

邪教系列的小段子(?)第一次发文,有点紧张啊

cp为明世隐X奕星(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拉郎的手)
无聊时的一个脑洞吧一句话邦信
ooc哦,巨ooc?
嗯……文笔渣…
(明世隐第一视角)
一个无味的糖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
不喜勿喷,勿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家好,我叫明世隐,嗯,一位新的英雄。
        我每天看着来找我占卜的英(C)雄(P)们
,笑容逐渐mmp噢,每天都吃狗粮。
  

      “你要我占卜一下这个发绳藏哪儿才能不被人?你为什么这点小事都来拜托我?带你自己身上不就好了”       

我不是家庭百科全书(白眼)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送走某gay佬邦以后,不一会儿来了个红毛刺客(散着头发的那种)
 
       “你也要占卜?你先不要说,我来猜猜你找我占卜什么,你是不是问你发绳去哪了?你不要问我怎么猜的这么准……你发绳问问你家君主吧,他应该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 看着身边冒着黑烟的某人,只见某信提着枪走向刘邦。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看见刘邦被韩信打的非常残,同为辅助的我不免有些同情。但是,我还是觉得大快人心。(鼓掌)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我是一个每天都被不同的CP喂狗粮的新英雄。

        天天找我占卜恋爱运势。可能我以后要靠狗粮过日子了……

      其实我还有个小秘密。。。。。这个秘密没有第二个人知道(废话),嗯,这个秘密就是:

       我喜欢一个围棋天才,他笑起来非常可爱,可爱到想ri的那种。我也想给自己占卜一次,占卜那个围棋小天才什么时候喜欢我……
        嘘~不要告诉别人我的小秘密哦,尤其是那个我喜欢的人……

     没了_(:з」∠)_嗯,真没了。脑洞枯竭

其实,我突然想拉郎这两对……不知道有没有人站。攻受无所谓……(其实更希望奕星受,小声BB)😂_(:з」∠)_

一个小段子吧_(:з」∠)_

*cp:圣星,微黑白
* ooc 注意
*  ky禁有
           星君今天顶着一身伤回来了,撩月见状叹了一口气,客厅的一角找到了医药箱,放到茶几上,在里面拿出消毒水和棉签,“内个,星君,你过来一下”星君看见撩月手里的消毒水,立马摆摆手,“不,不,我不要碰消毒水呢。”“你真的不处理一下伤口吗?不然伤口会感染的。”“坚决不要。”撩月也拿他没办法了。整个黑翼社除了伯爵没人管的了星君了,但是伯爵去被派去处理公务了 已经两天没回来了。撩月刚想说什么就被突然传来的一声打断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NO.2大人还是我来吧。”伯爵径直的走向撩月,撩月把手里的消毒水和棉签递给了伯爵,撩月看着伯爵和脸红的星君,偷偷的笑了笑,说:“既然伯爵来了,那我就先处理黑翼那家伙交给我的公务了,拜拜。”说完起身走开了,伯爵坐在沙发上,嘴角微微上扬,说:“打算带着伤多久啊?”星君撇了他一眼,走到他跟前,夺过他手里的消毒水和棉签,说:“我自己会处理伤口,谢谢!”看着星君擦拭伤口,伯爵有些想笑,“疼你就说出来,不用憋着的,我又不会嘲笑你的。”星君:“切切切!这点小伤我才不疼呢!”伯爵接着逗星君玩,说:“那你咬着嘴唇干什么?”星君专心的包扎着自己胳膊上的伤,说:“要你管?”“我,就,爱,管。除了你别人我还真不管了。”伯爵有些心疼的抱住了星君,星君给他了一记白眼,但是脸上已经好红了。 “答应我个事呗?” “什么事?” “下次好好保护自己,不要让我担心了,成不?” “知道了,知道了。” “恩……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【套路】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一幕,恰巧被回来拿东西的撩月看见了,又恰巧被看撩月在这干什么的黑翼看见了。 “撩月?”“什么事?”“你在这多久了?”“什么玩意?黑翼你在说一遍?!”“唉,撩月?等等放下你的弓!这样对你我都好。”“不听不听,黑翼套路。” 于是,黑翼被撩月拿弓怼的满黑翼社跑_(:з」∠)_。

内个,占个tag,抱歉了,最近灭护的粮有点少啊,    so大大们要点梗吗?////明天要去学校,只能在回来的时候写了QAQ可以点梗,我尽量写就是了

其实设定挺好的,hhhh_(:з」∠)_没毛病

接上文

凯撒&洛洛一脸嫌弃的说:“战无炎,你什么意思(;`O´)o”修罗表示:“我被他俩传染了”
      洛洛看了看他们两个旁边的亚比,高兴的向他扑去,喊了一句:“小夜(´。✪ω✪。`)我来鸟。”一只黑色的亚比抱住了他。那只叫夜王的亚比摸了摸洛洛的头脸上一脸慈祥(划掉)溺宠的看了看洛洛。说:“嗯呢,你终于来了,你是不是又成路痴了?”洛洛一听这句话,脸马上就拉了下来,面无表情的看着夜王:“你奏凯╰(‵□′)╯ ,我那不是路痴,是迷路,是迷路,是迷路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”夜王淡定的看着炸毛的洛洛,一脸坏笑的看着洛洛:“媳妇,你的腰不疼了吗?”洛洛此时的脸红的像苹果🍎。捂着自己的腰说:“你奏凯╰(‵□′)╯ ,你每次能不能轻点,我的腰都快废了。”洛洛又一次炸毛了,这时小白狗过来了,拍了拍洛洛的肩膀。洛洛生气的说:“别闹了,神武月,我要和夜王决斗。”夜王指了指洛洛身后,洛洛说:“怎么了?难不成我后面有外星人?就算外星人来了,我也不看”卵而我们的狼王并不知道他的后面是一群看热闹的吃瓜群众战无炎,修罗,凯撒,神武月。

无耻的把以前的文放出来
【老脸一红】
ooc属我,他们属彼此
校园
bug多请无视

今天是新人开学的第一天,它们当然不想迟到,但是也有部分同学还是迟到了
在路上的一只白色亚比抱怨着自己背着的黑色的亚比,黑色亚比好像在睡得很安稳白色的亚比边飞边抱怨:“阿凯,我们迟到了,都怪你昨晚打电游,一直玩到8深夜,现在好了,起不来了。”一边飞一边抱怨,没看到前面,白色的亚比飞得太急,没有看到前面的亚比“嘭——”白色的亚比摸了摸头,“痛╯﹏╰”阿凯也被痛醒了:“伊修哥哥,到了吗?”阿凯看了看趴在地上的伊修:“woc,什么情况,哥哥,你怎么了⊙_⊙”被撞到的红发亚比,说:“凯撒,修罗,你们怎么在这里,跑的这么急是赶着投胎去吗?”凯撒一脸惊讶的看着:“woc,狼王,你怎么还不去报道啊?”没错,被撞的就是我们的狼王——洛洛。洛洛:“什么报道呀?”当洛洛反应过来,凯撒已经带着修罗跑到学校了。只留下洛洛一人在风中凌乱。洛洛在身后掏出开学通知书。一脸黑线的看了看开学时间,“woc,要迟到了,要迟到了心塞(´-ωก`)”洛洛立马以每秒八十米的速度,几分钟后终于到学校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们的凯撒和修罗还在找着自己的班级,这时,洛洛来了,洛洛大笑着说:“唔……你们还没找到班级吗?hhh”凯撒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洛洛,修罗则是一脸黑线的看着自家的弟弟,洛洛看着凯撒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,问:“凯撒,你这是什么表情?(・・)”凯撒笑了笑,说:“洛洛,你不紧不慢的逛着,你肯定知道班级在哪,对吗?”洛洛的表情显然是一脸“我不认识这傻缺淡━━(‾ー‾*|||━━定”正当我们凯撒为自己的逻辑感到敬佩的时候,修罗给了凯撒一个爆栗,一脸无奈的看着自家的弟弟。凯撒捂着自己的头,红色的瞳子带着一丢丢的泪,看着修罗,带着哭腔的说:“哥哥,你肿么打我?ಥ_ಥ”修罗心里默默的说:这不是我弟弟,我弟弟不可能辣么二,这个人肯定是妈妈在医院抱错了,T_T等等,我哪来的妈妈呀?修罗虽然心里这么想,但是表面上还是淡定的一脸微笑的对凯撒说:“弟弟呀,如果洛洛知道班级在哪,还用的着在这闲逛吗?”凯撒突然恍然大悟的说:“⊙ω⊙对哦。哥哥你好聪明”修罗又一次崩溃了(ノ=Д=)ノ┻━┻心里又一次默默的吐槽:玛德智障。别拦着我,老子要进化,老子要打屎那个二货。这时洛洛向前面的一群人招了招手,凯撒看向洛洛招手的方向,高兴的拉着修罗去了,站在对面的是一只黄色的狗狗(划掉)狐狸嚼着不知在哪来的口香糖说:“哟,凯撒,修罗,洛洛,你们迷路了吗?hhhh”身边的小白狗用小爪纸戳了戳他:“喂,阿风别笑了,他们好像真迷路了”可是那只小黄狗(再次划掉)狐狸一边笑,一边说:“hhhh,阿月,你让我在笑会,洛洛和凯撒迷路,我倒是还信,但是修罗你怎么会迷路呢,hhhhh”

【魅月】煌灵小段子
新人月酱_(:з」∠)_
自己P的图,有点渣_(:з」∠)

小段子
人物可能写崩了_
小学生文笔
不喜勿喷
cp煌灵煌
望大家喜欢_(:з」∠)_


         新年快乐      又名“姑姑没在家系列”(ಡωಡ)
灵煌?煌灵?其实,我也不知道#(滑稽)#(心碎)
     氪【划】奥拉星也过春节,洪荒大陆上的人【划】亚比在这天也过春节,无虑尼桑陪着无忧,璃姐姐陪着真妹,八岐大蛇陪着受【划】守,姑姑和天元殊陪着夜神,痕爸爸也招待客人呢但是有一个亚比可就没那么开心了。“啊切!好冷啊。”煌在床上趴着,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,看了看外面,外面一片雪,煌撩开被子,下了床,看着窗外的雪说道:“元旦了,既然雪停了去看看小弟啊不,应该是小妹吧。”说完拿了条围巾跑出了卧室,痕爹看着儿子急匆匆的跑出去,心想:这么冷的天就跑出去,等等,这是我儿子吗?     煌走在去雪无家族领地的路上,煌围紧了被风吹开的围巾,打了几个喷嚏,说:“怎么这么冷ಥ_ಥ我要找马上找到寒灵。”在打了那个喷嚏之后,便又继续冒着风走着,此时就在另一边的一样无聊的寒灵,寒灵一边忙着手上的事情一边嘟囔着:“都元旦了,煌他肿么没来找我玩呢,是不是不爱我了?!算了,你不来找我,那我去找你玩去!|・ω・`)”于是寒灵决定去找煌去玩,于是放下了手中的东西,寒灵梳理了长长的头发,边放下梳子出了门,桌子上还放着未织完的围巾(月:诚实的告诉我,大家看着前面没想歪吧#(滑稽))寒灵一边走着一边无聊的踢着雪路上的小石头,小石头上堆积着上一场未化完的雪,不一会,寒灵看着纷纷落下的雪花,便伸出一只手来,有一片雪花飘落在张开的手掌心上,寒灵抬头望着天空,浅浅一笑,说道:“好像下雪了呢。瑝……你会喜欢雪吗?”寒灵继续走着,走了有些时间了,这时寒灵在雪中看见了冻的瑟瑟发抖的煌高兴的向前走了一步,煌看见朝自己走来的寒灵,笑了一下,说:“寒灵,我来找你了……”说完,倒在了雪地上,寒灵看着倒在地上的煌,向前一步冲了过去,蹲了下来,食指放在煌的鼻孔旁,温热的呼吸打在寒灵的食指上,寒灵偷偷笑了笑,叹了一口气说:“原来煌只是昏倒了啊,吓死我了……但是让煌在雪地里躺着也不是个事呀。”于是在犹豫了0.0000(省略许多零)1秒后,寒灵把煌抱了起来,注意是公主抱!是公主抱!公主抱!重要的事情说三边!寒灵抱着煌,笑了笑说:“原来煌很轻啊。”(月:天啦噜,原来寒灵妹子才是攻๑乛v乛๑嘿嘿!)一路上寒灵一直以同样的姿势抱着煌,在浅蓝色的头发上落的有几片晶莹雪花,来到寒灵家里,寒灵把煌放在床上盖好被子,端了杯热水放在床旁边的柜子上,拿了一把椅子和未织完的围巾坐在了坐在床旁边,织起了围巾……没过多久,寒灵看着自己手里的那条绣着煌的头像的那条围巾,满意的笑了笑,成功收针以后,把那条浅蓝色的围巾叠起来放在旁边,打了个哈切,笑着说:“看着你睡觉,我也困了,难道睡觉是一种传染病吗?”便在煌旁边趴着睡着了,……煌醒了的时候已是下午了,他环顾了一下四周,说:“唉?这是哪儿?我怎么会在这里……难道说……”像是想到什么似的,看了看自己的身上,松了一口气,说:“呼——吓死了我了,还以为……”“煌,你没事吧……”没等煌说完就被寒灵的一句话打断了。煌看着趴在自己旁边睡觉寒灵顿时脸红了起来,小声的说:“寒寒灵怎么在这儿(´◑д◐`)?这这不是我家吗?d(ŐдŐ๑)”然后又看了一下房间,这风格完全不像自己的卧室,煌【继续脸红】:“难道这是寒灵的卧室吗?不过,我是怎么来到这的呢?”然后无意中看到了修着自己头像的围巾被整齐的叠在自己旁边,煌伸手拿过围巾,笑着看着熟睡的寒灵,低下头吻了一下寒灵的额头,寒灵的睫毛微微的动了一下,睁开了眼,看了看煌,高兴的扑倒他怀里,胳膊环住他的脖子说:“煌,太好了,你醒了。”煌红着脸,说:“寒,寒灵Σ(|||▽||| )”寒灵松开了他,拿起在桌子上的已经没有温度的水,有些失落的说:“已经凉了……”煌摇了摇头说:“没……”没等煌说完寒灵已经跑出卧室了。
       系统提示:煌先生,你家寒灵已开启贤妻良母模式(ಡωಡ)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不一会儿,寒灵端着一杯温和的水跑了过来,说“煌,煌,你的热水来了——”“寒灵,小心( ゚皿゚)……”
寒灵踩到地上的织棒针摔倒了床上,当然也爬到了煌的身上,煌被压倒了身下(众人:丧(干)心(得)病(漂)狂(亮)(ಡωಡ))寒灵手里的水杯被华丽地甩了,寒灵看了看空空的手,说:“水杯呢?”水杯里的水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漂亮的弧度,煌看着要落下的水杯,用手护住寒灵的头,两个人都被撒了一身的水,床上也被溅上水了,水杯落在离两人的旁边,水杯由于落到了床上才避免了破碎的命运,煌看着没有被水杯砸到的寒灵,长舒了一口气,松开手说:“呼~还好没有伤到。”寒灵担心的看着煌,说:“煌,你没事吧,对不起,都怪我……”煌看着快哭出来的寒灵,又一次蜜汁脸红,连忙说:“没事的,你不用责怪自己了。”“真的没事吗?”煌摇了摇头,说:“恩,不过寒灵你能先下来吗?。”寒灵很乖巧的在煌的身上下来(月:为什么我写的有些污了呢? ಠ౪ಠ )煌看着围巾,有些失落说:“围巾好像湿了呢。寒灵看着围巾,说:“都是我的错≥﹏≤”煌好像不在意围巾上有水很坦然的围上那条围巾,寒灵:“煌,湿的围巾不凉吗?(。•́︿•̀。)”煌:“怎么会呢?寒灵的围巾最温暖了。你在这儿先等一会儿”说完 煌下了床,在洗手间拿出一条毛巾,走到寒灵身边,解下寒灵梳的小辫子,轻轻擦拭着寒灵的头发,笑着说:“感冒了可不好哦。”寒灵:“那煌也要把头发擦干。”“恩~”寒灵像是想起什么来似的问煌:“煌,你喜欢雪吗?”煌给寒灵擦拭完头发,又拿起梳子,细心的梳着寒灵的长发,说:“当然喜欢了。”寒灵听后很高兴地说:“就知道煌喜欢雪,那煌又为什么喜欢雪呢(*^ω^*)?”煌挽起三缕浅蓝色的头发开始编起小辫子,笑着说:“因为……”寒灵:“因为什么?”煌嘴角勾起一抹弧度,说:“你真的想知道吗?”寒灵点了点头,煌:“好吧,我告诉你吧。因为下雪天可以不用上学!嘻嘻。”寒灵:“这算什么理由嘛。”煌给寒灵编完小辫子之后,吐了吐舌头,调皮的说:“我说的没错,明明就是。”天色已经不早了,天空中挂起了一轮明月,黑色的夜空中点缀着点点繁星,因为今天是春节,所以五色绚丽的烟花也为夜空增添了一抹色彩,寒灵走到窗户前,指着天上的烟花说:“煌,你看!”煌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走到窗户旁,抬头看着寒灵所指的地方,说:“这只是烟花啦,也没有什么好看的。”寒灵轻叹了一口气,无奈的说:“我也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。”煌想到了一个很好的主意,便拍了拍她的肩膀,一脸“相信我”的表情说:“没事,我可以带你去外面的世界。”寒灵眨了眨眼,问道:“真的吗?”煌:“真的!要相信我。”寒灵:“好吧。”煌“在这儿等我一会儿。”然后跑出了寒灵家,片刻——煌回来了,牵住寒灵的手,说:“走吧。”寒灵和煌走出了房间,(镜头转到***——(ಡωಡ))寒灵觉得自己好像被骗了,对着煌说“煌,你确定没有来错地方?!”煌点了点头,说:“对呀,这不就是‘外面的世界’吗?”“唉,算了,我还是会房间吃火锅吧。”寒灵转身正要离开,突然冒出一句“新年快乐——”寒灵听后,转过了身子,   煌,璃,痕baba,无忧,无虑,守,八岐大蛇,真,姑姑还有天元殊,夜神以及三个家族守护兽都在,煌说:“寒灵,新年快乐!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。”(月:欢迎来到煌灵的婚礼,今天来参加婚礼的嘉宾有:虑忧夫夫,蛇守夫夫,还有天元殊一家,真璃cp和痕baba(ಡωಡ) 等等,诸位英雄放下你们的武器⊙ω⊙!)寒灵:“谢谢煌!”无忧:“咳咳。”璃:“不要当我们不存在哦。”夜神:“寒灵,新年快乐。”痕baba:“我提议今年在这里过新年吧。”冰姬:“喂,这句应该我来说才对!”煌点燃了旁边的鞭(炸)炮(弹)【←详情请见(卖火(炸)柴(弹弓)的小女(男)孩(孩))】说:“新年快乐!”“嘭——”一瞬间炸弹爆炸了,大家本来白皙的脸上被弄了一脸的灰,煌:“我早知道就不买雨果的烟花炸弹了,这会真的炸了!”远在自由星系正在陪但丁过春节的雨果打了喷嚏,大家并没有责怪煌,而是都被煌的呆萌逗笑了,痕baba拿出了一个真正烟花,刚要点燃,在场的各位攻(大蛇,无虑,璃)都拿出来武器保护自家小受,冰姬和天元殊也保护自家儿子,寒灵则是把煌拉到自己身后,痕baba见状连忙解释道:“等等,这是烟花,不是炸弹!⊙ω⊙”大家听后松了一口气,无虑:“吓死我了。”无忧:“【脸红】”
大蛇看着正要开口的守,回给了他一个微笑:“守,不用担心,孤没事。”守这个傲娇脸红这说:“谁,谁关心你了。”
璃:“真,没有被吓到吧。”真摇了摇头,说:“没有,谢谢璃姐姐的关心。”
冰姬:“麻烦你以后可以早点说明情况吗?”天元殊(摸摸夜神的头):“小夜子,没被痕叔叔吓到吧?”夜神:“(摇摇头)没事的。”煌和寒灵对视我一眼,然后都笑了,然而就在大家谈论的时候,痕baba已经一脸悲哀地点燃了烟花,说:“都在秀恩爱π_π,我的儿子和女儿可能是假的”寒灵看着烟花升上天空,说:“煌,谢谢你。”煌蜜汁脸红:“不客气。不过,我没能真正让你看到外面的世界,对不起。”寒灵看着有说有笑嬉戏玩闹的众人,说:“不,这就是我向往的外面的世界,有朋友在,有家人在。”  煌挠了挠头说:“真的吗?”寒灵点了点头,正当煌灰常高兴的时候,寒灵吻了一下煌的脸,瞬间煌觉得自己的脸可以蒸熟一个鸡蛋了,寒灵捂着嘴笑着说:“煌有害羞哦~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灵狐,狼神and神龙,降龙:“作者,你(汝)当我(吾)是背景吗?(ノ=Д=)ノ┻━┻”        

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